万历30年没上朝为何国家不乱,二十年不上朝的皇帝亡了大明

利斯人网址 18

问题:军事还很强,一战灭倭寇20万?

万历怠政,是指明朝明神宗当政期间的怠政现象。明神宗的长期怠政主要是执政中后期,因其对政事心灰意懒,加上久病不愈无法处理政事,造成了其长达20年的怠政。数十年的怠政造成当时明政府政务废弛的现象,在女真族兴起并侵占明朝东北领土、扩张势力的同时,明神宗依然称疾不上朝,是导致明朝逐步步向灭亡的原因之一。

回答:

利斯人网址 1

万历皇帝20多年不上朝,是历史上有名的怠工皇帝,可是明王朝还没有乱,除了有一套完善的内阁辅政制度外,万历也不是甩手不干,而是以万历为代表的皇权与士大夫集团在国本之争、矿监矿税等方面有难以调和的矛盾。

利斯人网址 2

(万历)

万历十年六月二十日,内阁首辅张居正卒,万历十四年后,神宗就开始连续不上朝。李太后年纪渐大,对神宗也实在无力管束。

1.万历朝的留中不发

万历中后期,朝廷大小官员往往章奏数十上、百余上,而神宗“强半不报”。为此天启年间董其昌编辑《神庙留中奏疏汇要》,专收万历朝的留中奏折,共301件,凡国本、食货、吏治、边防等皆有涉及。起自万历十三年,止于万历四十八年。

利斯人网址 3

(神庙留中奏疏汇要)

万历十七年元旦,神宗以日食为由免去元旦朝贺。万历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大理寺左评事雒于仁上疏,称神宗沉湎于酒、色、财、气。阁臣王家屏次日再上一本,自请罢官。最后明神宗竟三十年不上朝,只在万历四十三年勉强到金銮殿上亮了一次相,许多朝臣都没见过皇帝一面,导致国力衰退。

2.留中逐渐不发

据这本数统计,万历十三年至万历十九年,收6疏;万历二十年至万历二十九年,收67疏;万历三十年至万历三十九年,收102疏;万历四十年至万历四十八年,收117疏,可见留中现象日益严重。

利斯人网址 4

(万历)

利斯人网址 5

3.留中的种类

《神庙留中奏疏汇要》共收录奏疏301件,其中言官奏疏160件,包括六科给事中奏疏71件,御史奏疏89件。其余多为部卿、督抚之疏。

利斯人网址 6

(主要是言官的奏疏)

但是万历帝在1600年以前很有作为,他直接进行“万历三大征”军事指挥,明朝人霍九思在《万历武功录》中评价说:“唐宋以来一大伟绩”,由此可见万历帝并非对朝政懈怠[6]。学者常认为是由于国本之争,神宗被群臣所迫,不能立自己爱子朱常洵为储君,连选择太子的皇帝权力也失去,因而以这种方式向朝臣们示威、抗议。史学家曹国庆认为万历帝患有龋齿、牙周病和氟牙症等多种牙科疾病,颌骨发育不良,面部凹陷而左右两侧不对称。学者樊树志认为神宗疾病缠身。1958年,北京定陵的地宫被打开,万历帝尸骨“背微陀,腿部残疾”。右腿明显比左腿短。吴晗曾怀疑万历帝因身体不好吸鸦片。

4.留中与君臣关系

万历中期以降,神宗不郊,不庙,不朝,不讲,士大夫群体以奏疏为主要渠道与神宗沟通,而奏疏大量被“留中”,造成君臣上下隔膜。神宗“留中”奏疏,表达出厌薄情绪,其直接原因是神宗与士大夫群体在国本内帑、矿监矿税问题上发生了难以弥合的分歧。

利斯人网址 7

(反矿监税使)

但是万历的留中是有选择性的,会因人因事有不同区别。对于那些士大夫之间的谏诤,一概留中不发,神宗坚持外派矿监税使,士大夫“凡疏言矿税者,非奉严旨,则留中”,但是涉及到国家安危的战事时就颇为积极,万历29年之前,著名的三大征时期,万历就尤重兵事,留中尚少。

利斯人网址 8

特邀嘉宾:一枚蜻蜓(第十九篇)

style=”font-weight: bold;”>欢迎关注、点赞、吐槽,我是一枚明粉,给你不一样的史学评析,期待你的评论,期待你的分享

回答:

万历皇帝三十年不上朝,似乎作为批判其“怠政”的最重要理由。

利斯人网址 9

但是:

第一,万历皇帝很重要,但没那么重要。

第二,身处幕后,没上朝不代表不管事。

第三,朝臣不是摆设,内阁也不是摆设。

第四,国家乱不乱与皇帝上不上朝真没必然联系。

利斯人网址 10

皇帝也有自己的信息渠道,不能驭下的帝王何谈统治帝国。比如召对录,与内阁大臣的交流。万历三大征,我就不相信万历啥也不管。看条史料吧。

上复问:次辅病安否?何如?

时行等对:臣锡爵实病,屡疏求去,情非得已。

上曰:如今有事时,正宜竭忠赞襄,如何要去。

时行等对:皇上注念锡爵,是优厚辅臣至意,臣等亦知感激,但锡爵病势,果系缠绵,臣等亲至其卧内,见其形体羸瘦,神思愁苦,亦不能强留。

上曰:着从容调理,痊可即出。

时行等唯唯因叩头。奏:臣等半月不睹天颜,今日视朝,仰知圣体万安,不胜忻慰。

上曰:朕尚头昡臂痛,步履不便,今日特为边事出,与卿等□议。

时行等叩头奏:伏望皇上万分宝重。

上又曰:闻山西五台一路,多有矿贼,啸聚劫掠,地方官如何隐匿不报?

时行等奏:近闻河南嵩县等处,聚有矿贼,巡抚官发兵驱逐,业已解散。

上曰:是山西地方五台,因释氏故知之。

上恐时行等误以为失事也,复曰释氏,是佛家曾遣人进香耳。

时行等对:地方既有盗贼啸聚,地方官隐匿不报,其罪不止疏玩而已,容臣等传示兵部,令查明具奏。

你以为万历皇帝不知道底下发生什么了?naive!利斯人网址 11

皇帝有时候太勤奋勉励也是一种负累。统治者事无巨细不是好事。

但如果认为万历是甩手掌柜,懵懂无知,又naive了。

回答:

谢邀。万历中后期喜欢躲在深宫里生闷气的确是事实,当然也很少与大臣们一起开会。生啥闷气呢,与大臣们赌气,他想册立郑贵妃生的朱常洵为太子,那些拧巴的大臣死活不同意,认准了劝立长子朱常洛,双方相持难下,万历干脆躲了起来。

利斯人网址 12

至于说大明有没有乱呢,其实还有的,努尔哈赤就是在他任上开始起事的,辽东逐渐脱离控制。所谓没乱,无非指农民起义、外族崛起等各种尖锐矛盾没有像崇祯朝一样集中爆发,搞到身死国灭。所以,万历治下的明朝乱与不乱是相对而言。

那为什么他不上朝不开大会,还能牢牢控制着明朝这辆破车的行进方向呢?原因有三。

一,封建王朝历来的政治潜规则为,小件事开大会,中等事开小会,天大事不开会。参会人员的数量与所议事件的重要程度成反比。越大的事情,可能几个人私下里吃饭喝酒打牌时就定妥妥的了,然后再通过大会走个流程而已。万历他们的事情也是,大事早在深宫里定了。

二、从朱元璋以来,废除丞相,采用内阁制度,上朝开大会就越来越像是君臣见面会,形式大于内容。内阁的“票拟”和皇帝的“批红”已经先把要事过滤了一遍并给出了初步意见,由内阁首辅呈给皇帝下最后结论,可以批的就朱笔签发,不方便批的就“留中不发”。只要牢牢控制住内阁成员特别是首辅,文件及时送进宫来审批,上不上朝有什么区别呢?到天启年间,皇帝的批红权转交到了司礼监秉笔大太魏忠贤手里,万历可是把的很严。

三、万历还有秘密武器锦衣卫、东厂、西厂呢,朝堂上下、京城地方、文臣武将等明帝国之内发生的风吹草动,都会第一时间呈报到御案前,皇帝本人就像一只卧在庞大蜘蛛网中心的蜘蛛,任何信息都会通过蛛网传到中枢来,看似一动不动,实则无所不知。

所以,不管是万历,还是其他明朝皇帝,包括清朝皇帝,上不上朝根本不影响行政效率和对全国的控制。只是万历的几十年不朝不见,连形式都不愿意走走,显得特别另类了一些而已。

回答:

没上朝不代表不管事,张居正改革的成果还在,日本和明朝打持久战又无法像满清那样靠深入明朝内地抢劫以战养战,又没有大量汉奸帮忙,早晚是输的!日本马少,骑兵少,机动力不行!当时明军精锐还是很有战斗力的!伤亡明军3万左右,日本17万左右,朝鲜军26万!

回答:

明王朝存在期间,所谓的懒于朝政的庸君、昏君不少,(清朝雍正皇帝在其那本有名的《大义觉迷录》中就以此作为抨击反清复明运动的理由之一)。然而,即使在正统帝陷于土木堡之战、成化帝东西厂势力猖獗、正德帝荒淫游历无度、嘉靖帝沉溺玄修、万历帝多年不临朝之际,大明王朝的政府官僚机器依然运转正常,并无明显的混乱、崩塌现象发生。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与明王朝初期对勋贵集团大肆屠戮后、由儒生充斥的文官集团逐渐成为皇帝统治国家的助手,尤其内阁票拟制度,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分担君权、监督君权的功能。在君王懒政或对平常琐事不屑一顾时,得到许可的内阁诸臣经商议后,可以拟旨处理,以维持朝政的正常运转。(当然,近来一些学界观点中,把明代内阁制比拟于西方早期贵族责任内阁指的雏形,则是不符合客观事实的标新立异之论,究其本质,明代的内阁大学士依然是依附于专制皇权之下的官僚附庸,在官阶设置上,内阁大学士品级不高,远不如六部尚书、侍郎及都御史等官员,我们熟悉的一些明代内阁首辅,之所以能号令各级官吏,往往是自身兼着尚书或御史之职。内阁虽可票拟,但必须要通过司礼监代表皇帝的批红、六部的执行方能生效;同时御史言官们的监督及锦衣卫、东厂等特务组织无孔不入得监视等,都保证了明代皇权无可争议的权威性和专制性。)

以题目中提到的万历皇帝为例,在其幼年登基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首辅张居正在李太后、司礼监掌印太监冯保的支持下,一度成为朝廷事实上的统治者。但在万历帝长大后,则对其党羽及家族势力进行了残酷清算,许多历史事件表明,万历帝与其爷爷嘉靖帝一样,在貌似懒政的外表下,有着极其专制的本性,虽多年不曾临朝听证,但来自各个渠道的信息却一直汇报于前,朝廷决策大权始终也不曾旁落。

就万历年间明朝的军事力量来说,基本保持了自隆万改革以来的复兴势头,无论在评定宁夏兵变、播州土司叛乱,还是在西南防御、抗倭援朝等战争中,均取得了胜利。但是在万历晚年对建州女真的战争中,明军遭到惨败,从此关外不宁,成为以后明朝一直无法解决的外患。所以我们可以这么认为,仅就军事力量这一角度,万历晚年是个转折点。

回答:

大英帝国皇帝上百年不开朝会,英国也没乱呀,怎么有些人怎么叽叽歪歪的整天想开会,崇祯皇帝每天早晨4时起床召集群臣开朝会,有名的勤俭皇帝,但不到二十年时间就把江山丢了。他的祖辈几十年不上朝但国家不乱,原因是大明帝国在中后期已经建立起来了类似大英帝国的内阁体制,内阁政府在管理国家,东西厂类似议会在负责监督内阁,锦衣卫执行的警察、安全、特务情报职能,像这样先进的管理体制,皇帝有必要整天开朝会吗。上朝制度在明朝中期就当作落后的一种工作方式淘汰掉了,取而代之的是批阅奏章制。特别有意思,在明朝中期就被扫进垃圾堆里的朝会制度,被现在一些专家当作黑明朝皇帝的事例来宣扬,真是可笑极了,这些所谓的专家只能把清帝修编的〈明史〉照本宣科讲,不会动脑子研究。

回答:

揭秘:明朝万历皇帝为何30年不上朝

\n

{!– PGC_利斯人网址,VIDEO:{“status”: 0, “thumb_height”: 450, “neardup_id”:
8062245979648149679, “vname”:
“\\u63ed\\u79d8\\u660e\\u671d\\u4e07\\u5386\\u7687\\u5e1d\\u9f99\\u888d
30\\u5e74\\u4e0d\\u4e0a\\u671d\\u6709\\u539f\\u56e0.mp4”,
“vu”: “e0c986007b0b4a5283c2892afcae35c3”, “src_thumb_uri”:
“27b0000674b62ba7a2d5”, “sp”: “toutiao”, “vposter”:
“//p3.pstatp.com/large/27b0000674b37bb59101”, “vid”:
“e0c986007b0b4a5283c2892afcae35c3”, “thumb_width”: 600, “video_size”:
{}, “duration”: 337, “thumb_url”: “27b0000674b37bb59101”, “md5”:
“e4bbc39bf06e2b64d2e38cf55460d5a7”, “hash_id”: 8062245979648149679} –}

回答:

这个不乱是因为并不是不上朝就不做事,只是幕前转幕后,还有就是明朝的制度也不是一定要围绕皇帝转的,再加上有张居正,冯保的上位者监督。自然没有什么大问题,但也给明朝的灭亡埋下了根,皇帝的不上朝导致人才的断缺,到了崇祯就没有很多有经验的老臣了。

北洋大将吴佩孚清末少年秀才,从恩师王绍勋参研明史,王提及万历帝怠政三秩,感叹曰:“无为而治兮不必生一神宗三秩”,吴佩孚居然立刻应声对仗:“有明之亡矣莫非杀六君子七贤。”认为天启帝宠信魏珰,滥杀忠良,才是明朝亡国的主因。

利斯人网址 13

1582年张居正一死,神宗摆脱张居正的束缚之后,开始亲政。此外,神宗亦进行政治清算,冯保率先被抄家,张居正去世两年后获罪,也被抄了家。张居正的儿子张敬修自缢身亡,朝廷只给张居正母亲留下一所空宅和10顷薄田。

利斯人网址 14

为害最大的是“矿税”一项,神宗先后派出内监多批征收矿税,几乎遍布中国各地,虽统名为矿税,实际远不限于矿业,两淮有盐监,广东有珠监,扰得民不聊生。

万历二十四年,万历皇帝派出宦官充任矿监税使,掠夺商民,一旦被认为地下有矿苗,房屋就要全部拆除,以便开矿,开矿时若果挖掘不到矿苗,附近的商家会被指控“盗矿”,必须缴出全部“盗矿”的赔款。矿监所到之处,民穷财尽,据记载:“鞭笞官吏,剽劫行旅,商民恨刺骨”,“其党直入民家,奸淫妇女,或掠入税监署中,士民公愤”,而“帝不问”,这成为明代一大恶政。首辅朱赓在上疏的时候说:“今日政权不由内阁,尽移于司礼。”大学士沈鲤在《请罢矿税疏》
中指出,矿税“皆有司加派于民,以包赔之也”。户科给事中田大益曾批评:“以金钱珠玉为命脉。”

利斯人网址 15

万历二十五年至万历三十三年,万历帝所榨取的矿税使内库银增加将近三百万两,更多的财物流人了宦官之手,沉重的赋税亦不断激起民变。万历四十八年,朝鲜使臣李廷龟出使中国,遇上万历帝驾崩、泰昌登基等一系列政治事件。他曾见到万历帝的遗诏,其中包括对矿税的记载:“封章多滞,僚采办公,加以矿税繁兴,征调四出,民生日蹙⋯⋯建言废弃及矿税注误,诸臣酌量启用,一切榷税并新增织造烧造等悉停止”。因为矿税问题十分突出,故万历帝在遗诏中特意加以交代。

由于神宗不上朝,缺官现象非常严重。万历三十年,南北两京共缺尚书三名,侍郎十名;各地缺巡抚三名,布政使、按察使等六十六名,知府二十五名。叶向高曾疏曰:“今六部止有五人,都察院遂至空署。”且“候补科道久者二三年,近亦数月,旅食长安,茫无职事,销向用之心伤,平政之明所宜即行。”神宗委顿于上,百官党争于下,政府完全陷入空转之中。因此明史言:“明之亡,实亡于神宗。”

利斯人网址 16

万历皇帝指挥的万历朝鲜之役使朝鲜保全了国家,避免了亡国灭种的巨大危险,尽管朝鲜人对万历皇帝有着深厚的感情,但是在朝鲜使臣的记录中,更多的还是对万历帝消极怠政、贪婪奢侈等恶劣行径的批评。而朝鲜使臣塑造的万历皇帝形象,也反映出明中叶之后朝鲜对中国社会集体想像的转变,大明帝国的形像已经由朝鲜前期塑造的“狂热乌托邦”,逐步褪去了耀目的光环,而走向了没落。

利斯人网址 17

万历后期处理政务的效率降低,与他的健康状况也有很大的关系。学者指出万历好饮酒,又好女色,长期的酒色生活严重损害了他的身体,使其疾病缠身。但是他不以为戒,依旧沉迷其中,导致其病愈益严重,逐渐丧失处理朝政的能力。执政后期经常因病无法处理朝政而传谕辅臣。他久病不愈,加上又纵声酒色,导致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虚弱的身体使他不能正常处理政务,面对文官集团严厉的指责,万历皇帝索性以健康问题,心安理得地与朝政决裂。不见其臣不理其政。

清史学家阎崇年认为万历帝怠政的表现为“六不做”,即不郊、不庙、不朝、不见、不批、不讲。上朝理事和批阅朝臣奏章是皇帝了解政局,执掌朝政的主要手段,不朝不见不批,相当于与朝臣断绝了联系,成了一个隐居皇帝。万历帝身体胖,他给太后请安,要“膝行前进”。胖易懒,使他更加厌倦政事。

利斯人网址 18

史学家黄仁宇说:“当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各人行动全凭儒家简单粗浅而又无法固定的原则所限制,而法律又缺乏创造性,则其社会发展的程度,必然受到限制。即便是宗旨善良,也不能补助技术之不及。”

万历帝虽然不上朝,但如同嘉靖帝一样并没有出现严重的宦官、外戚干政的局面,明朝内阁中也没有严嵩这样的权臣把持朝政,朝内党争也有所控制,抵抗日本丰臣政权的朝鲜之役、女真入侵和梃击案,万历帝都有反应,表示重要奏章依旧批阅,并透过一定的方式控制朝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