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身总雕,流行与取缔中再三

利斯人网址 9

利斯人网址 1日本文身
文身艺术在日本有着悠久的历史,可上溯到2000多年前。而且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对于文身是有不同的态度,日本的文身经历了出现与消失的不断反复,其形式与审美在江户时代获得极大的发展。
日本自古便存在文身的习俗
从日本南端的奄美群岛到琉球群岛一带地区,女性曾习惯于在从指尖至胳膊肘的部位刺上文身,并将其称之为“Hajichi”。尽管现存的相关记录是从16世纪开始的,但仍可推断出在此之前“Hajichi”便已存在。其中,特别是手部的刺青,表示女性已婚;女子在文刺后会受到祝福,它兼具有人生进入一个新阶段的含义。各个岛上的文身部位和图案皆有不同,一些岛上还留传着古老的观念,认为没有“Hajichi”的女性来世将一生劳苦。
另一方面,日本北方原住民阿伊努族的女性则在嘴唇周围和手上文刺文身。由此可知,日本各地自北向南都曾广泛地流行文身的习俗。在日本的创世神话《古事记》和《日本书纪》中也提及了文身,称它是边境居民的习俗,也是刑罚的一种手段。
自7世纪中叶开始,日本的审美意识产生了巨大变化——相较于身体之美,整体上更偏重于衣着、芳香等在昏暗的室内也显得光彩夺目的“美”。于是,文身日渐式微,有关文身的文献与绘画资料到17世纪初已变得难寻其踪。
经历了战国时期,日本迈入了社会安定的江户时代,文身的历史车轮再次转动起来。一些文献中又开始出现了有关的记述。比如,妓女与客人之间,以切掉小指,或在身上刺入对方的名字等方法,以示永远相爱。后来,文身在侠客之间也作为他们互表诚信誓约的方式而流行起来。
此外,文身亦受到从事建筑、祭典活动等的准备工作,并同时担任街道内消防救火任务的“鸢”和专事递送书信、钱款和货物的“飞脚”的喜爱。在江户时代是“帅气、潇洒”的象征,因此,鸢的文身对他们居住的街道来说,也是一种体面和骄傲。
在市井文化的世界中,刺着文身的侠客作为“锄强扶弱”的理想形象开始被画入浮世绘,并迅速成为人们仰慕的对象。19世纪上半叶,浮世绘画家歌川国芳,将中国小说《水浒传》中的主要人物全身都绘满文身,大获好评。歌川国贞等人随后发表了刺有文身的歌舞伎演员的浮世绘,也受到了大众的喜爱。这一潮流反过来又影响了现实歌舞伎,在《白波五人男》等剧目中,扮演主要角色的演员,穿起了带有文刺花纹的内衣。在浮世绘和歌舞伎的进一步刺激下,原本就在不断扩大的文身部位,此时更是扩展到了全身。
明治政府,严格限制文身
由于武士阶级受儒家思想影响,忌讳自伤身体行为,因而文身没有流行开来。另外,自1720年起,作为刑罚的附加刑,还开始实行了在额头和胳膊上刺青的“黥刑”,所以平民百姓中不乏有人厌恶文身。但是,尽管江户幕府几次对文身加以管制,却未有成效。19世纪下半叶,日本的文身达到了鼎盛期。
此后,掌握了政权的明治政府,取消了闭关锁国政策,力图成为与欧美比肩的文明国家。明治政府非常重视这些被欧美人视为日本未开化的部分,于明治5年立法,对文身师与文身客双方实行了限制。到了20世纪初,日常身着衣物的习惯在社会上也得到普及,文身便被隐藏到了服装的里面。此外,冲绳和阿伊努地区女性文身的习俗亦受到冲击。虽然也有人秘密文身,可是一旦被发现,就会因野蛮落后而遭警察逮捕,被迫以手术或盐酸清洗等方法去除文身。现在,这些地区代代相传的文身习俗已然绝迹。
文身师远渡重洋大展身手
另一方面,有些来日本的外国人,将文身当做“日本特产”。登基前的乔治五世(伊丽莎白女王的祖父)、俄国的尼古拉二世等都曾在日本文刺,这些可在记录与证言中得到确认。而且,由于英美的报纸刊登了海军士兵和游客讲述的在日本文身的经历,人们开始对此发生强烈的兴趣。而满足了这些人好奇心的,就是远渡重洋的日本文身师们。
远渡海外的文身师,他们的顾客多为轮船乘务人员和乘客,因此他们或在港口附近开店,或租借酒店的房间做为工作场所并辗转于各地。例如,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一名曾在伦敦和纽约工作、名为Yoshisuke
Horitoyo的文身师,对报社记者称,自己也曾到中国、香港和巴黎等地工作,还特别谈到在香港时,曾给菲律宾的第一任总统阿奎纳多刺过文身。
二战后,文身开始向普通人的时尚转变
1948年,二战中战败的日本全面解除了文身禁令。在驻日盟军总司令部的占领下,日本各地建起了美军基地,文身师在军港横须贺,以停泊港口的美军士兵为顾客,做起了文身生意。据说在这里也是美国特色的文身比日式图案受欢迎,并且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时期,文身生意异常火热。
1953年12月,在韩国拍摄的澳大利亚士兵。据说这些文身是在埃及、英国、香港、日本和印度文刺的(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
上世纪70年代,长期淡出人们视野的传统日本文身师们开始了出版和展会等活动。这一时期,时装设计师三宅一生、山本宽斋分别发布了灵感源于日本文身的“TATOO套装”。80年代,由于美国等地的摇滚乐队歌手们身上常常刺有文身,因而对此感兴趣的日本年轻人有所增加。此后,随着文身人气的提高,喜爱传统文身的人也越来越多。
2014年,关东律师联合会以1000名20岁至60岁男女为对象进行了一次随机调查,结果显示其中16人刺有文身。从海外的文刺率占人口的一成至四分之一这一比例来看,该数字显得有点儿微不足道,但我们可以说的是,文身作为一种新时尚,在日本也开始重新立足生根了

利斯人网址 2

本文节选自《知日・再发现,浮世绘》特集

🎵 墨絵の国へ-Sadistic Mika Band

刺青、文身,最初多以墨入身,所以在日本常被叫作「入墨」。而江户时代后期,将更多彩色颜料融入刺青后,便有了「雕物」。日式传统的「入墨」又被叫作「和式雕物」。比起单个的、小面积的图案,
在日本,将整个后背或手臂甚至全身都文上图案的做法曾经很流行。这种大面积的刺青,与江户时期的市井风情和浮世绘的流行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利斯人网址 3

江户时代的刺青

从目前来看,刺青虽然已经被很多人以「流行文化」和「个性表达」而逐渐接受,但抱有偏见的目光仍不在少数。原因之一在于它最早是犯罪者身上的符号;二是因为黑道成员也因「表明从属」和「增加气势」等各种原因而常文有刺青;三是进入明治时期、开国以后,因为政府颁布法律,明令禁止,刺青的地位越发下降。因此,文着刺青的人在如今的日本也会遇到不少麻烦,
比如去温泉、澡堂或者游泳池可能会遭到婉拒,就职、相亲时也难免遇到异样的目光。

展开剩余84%

隔着200多年的时光,在江户时代中期兴起的刺青文化在当时风光一时,是人气甚高的流行文化。

那时的江户,夏天闷热又潮湿。在市井中做工的人,暑热难当,便忍不住想尽可能多地将皮肤暴露出来。因此,做工时不好好穿和服,甚至只穿一条底裤,把屁股都放肆地露出来的着装方式也不少见。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在有着「耻」文化的日本。当周围人都好好地穿着衣服而自己却袒露身体时,
很多人会因为他人的目光而感到羞耻和不自在。那么,把衣服刻在身上不就好了?基于这种想法,便诞生了在世界范围内都比较稀少的「全身总雕」式的文身方式——在身体上大面积地进行刺青,使得看起来宛如穿了一件衣服一样。当时做体力活的灭火员、跑腿的邮差、攀高的建筑工人、渔夫、车夫等,
都在身上绘有大面积刺青,而从事类似职业却没有这样全身刺青的反倒成为少数。不仅如此,甚至艺伎、游女、职人等一些非体力劳动者,也会赶这种流行,并视其为展示自己魅力的一种方式。

利斯人网址 4

篠山纪信 拍摄的刺青男子

将刺青刻入自己身体的过程需要一定毅力。尤其是后背一整面都要文上图案时,需要忍受更多疼痛,且全身文身耗时短则数月,长则数年。因为要耗费大量时间和金钱,
并可能会长期伴随痛苦,刺青在日语文化中也有了「忍耐」这个词作为别名。而文身范围的大小就体现了当事人的「勇敢」和「富有男子汉气概」的程度。那些忍受不了并半途而废的人,会被嘲笑为根性不足

利斯人网址,从江户出卖体力的工人,到专注技艺的匠人,都喜欢为身上尽可能多的地方文上文身,尤其青睐富有气势的英雄图案。

可见,刺青在江户时期的市井中是最为日常的风景之一。而且,在与同年代的另一种艺术文化——浮世绘的相互影响中,刺青文化不仅发展为流行于当世的「浮世」文化之一,也成为江户时代的独特的「街头」美学。

利斯人网址 5

《御佻三色弁庆 市村羽左卫门 河原崎权十郎 泽村田之助》・三代目歌川丰国

刺青与浮世绘

文有刺青的年轻人,因为看起来强势,去饭馆吃饭时经常会受到特殊招待。据说,当时的艺伎、游女,会因有一个文有刺青的恋人而感到骄傲。之后,这种文化扩及歌舞伎的世界。比如,《夏祭浪花鉴》中登场的团七九郎兵卫就文着刺青。当他将衣服脱下,观众得以看到他全身那华丽、精细又富有气势的刺青。加上骁勇的身姿,团七九郎兵卫令众人倾倒,模仿者倍增。

刺青的流行也体现在当时的浮世绘中,而浮世绘的兴盛又影响着刺青文化。所以,文制的图案除了有龙与虎之类,还流行武者绘之类的浮世绘中的人物像。

这些在丰原国周的作品中多有体现。另外,歌川丰国、歌川国辉、歌川国芳,以及喜多川歌麿绘制的作品中,均有对刺青的细致表现。

与现在的刺青师不同,当时的刺青是绘师和雕师分工完成的。绘师负责图案,雕师负责文身。歌川国芳和其门下的芳艳、芳虎,以及葛饰北斋等,都提供过刺青图案。

歌川国芳与刺青

在那个时代画着浮世绘的歌川国芳,大概就和现在当红的流行艺术家一样,人气甚高,其作品在民间广为流传。国芳被认为是将刺青文化融入浮世绘中的第一人,为刺青文化的流行贡献了举足轻重的力量。

相关的一种说法是,江户当时政局动荡、幕府腐败,国芳将对时局的讽刺融入了自己的作品,而民间也流行将国芳绘制的这些图案文到身上,以表达对时局的不满。

利斯人网址 6

《通俗水浒传豪杰百八人一个 》・歌川国芳

歌川国芳的浮世绘很受刺青爱好者的喜爱和推崇。19世纪后半叶,他曾以《水浒传》为灵感,创作了一系列英雄好汉的单人作品《通俗水浒传豪杰百八人》,在民间深受好评,并被称为「武者绘的国芳」。其中,除了歌川国芳画作本身的精美,作品中文在英雄豪杰们赤裸胴体上的那些格外显眼的大面积刺青也是他的「水浒传」系列作品的特色之一。而这些浮世绘,也对当时的刺青文化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民间流行起「文上刺青就有了英雄架势」的想法,于是就有人模仿那些英雄在身上文上同样的大面积刺青图案。在歌川国芳的浮世绘作品的推动下,刺青也越来越流行。

利斯人网址 7

《通俗水浒传豪杰百八人一个 》・歌川国芳

时至今日,歌川国芳的作品依然是刺青界的人气图案。大部分刺青师的手中都会有一系列的歌川国芳相关作品集。在进行刺青创作时,
也会将各种图案进行组合、排列。有的人会尽可能遵从浮世绘的原作表现,有的人则会加入自己的风格进行再创作。

利斯人网址 8

《近世水浒传》・歌川国贞

热爱《水浒传》的不仅有国芳,还有歌川国贞。他的「近世水浒传」系列,是将《水浒传》中的登场人物结合日本侠客进行的一系列新的演绎与创作。他的作品《猿之传次
中村芝翫》中,赤裸上身的中村芝翫的两臂,是翻筋斗云、口吐仙气的孙悟空的大面积刺青。在他的武者绘《竹门之虎松》中,国贞大胆地将武松打虎的刺青图案刻满了歌舞伎演员市村羽左卫门的整个后背。所占面积之大、绘制之精细,让刺青反倒有了超出演员的生动韵味和气势。而另一系列的「当世好男子传」中有一幅叫作《与行者武松试比高
腕之喜三郎》的作品,描绘了宽文年间(1661-1673)真实存在的侠客腕之喜三郎以及他右臂上生猛威武的虎的刺青。

利斯人网址 9

《近世水浒传》・歌川国贞

到了江户时代后期的天保年间(1830-1844),刺青的流行势头达到顶峰。在传统祭典「浅草三社祭」中,20多位年轻人用身体拼成一条完整的刺青之龙。落合芳几曾将这个现象融入到《当世四天王》这幅浮世绘中。可惜,这一文化在传承过程中遗失,如今的下町祭典中,禁止露出刺青的限制反倒在增多。曾经极为普及的庶民文化,在如今反倒与「黑道」慢慢画上了等号,且带给人一种消极的形象,不得不说是一件遗憾的事。

不管怎样,从古至今浮世绘都为刺青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灵感宝库。刺青也以真实身躯为画布,成了「活着的浮世绘」。作为江户时代文化的精粹,
浮世绘与刺青密不可分,两者相互影响又协同地传承着江户文化直至今日。

好想把浮世绘文在身上啊!

梁小萌 ✎ text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浮世绘GALLERY✎ picture courtesy

红楠 ✎ ed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